会员登录 | 入会申请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
音乐专访
我的“金钟”十年
我的“金钟”十年

■付 苏




“虽然心里冲着金奖去,但能拿到银奖已知足。”
“但愿将来我的学生有机会拿金奖。”
——刘颖


刘颖很漂亮,东欧“斯坦”国的那种美,大大眼睛高鼻梁。
刘颖是唱中音的,说起话来却一点不德德玛。
刘颖说这次拿了个“金钟”银奖,算是完成了一个心愿,但也是一个新不了情。

刘颖撞“金钟”
2004年第一次参加“金钟奖”比赛,拿了一个铜奖。那年在“星海”读大四。
2009年第二次参加,又拿了一个铜奖。那年在“星海”教学生。
2013年,第九届,第三次“敲钟”,银奖。
“遗憾吗?”
“有一点吧,但很知足了。最后一轮决赛,前后都是男高音,高分都打出来了,很难再打上去。结果会怎样,我也没去考虑,一心只想着以最佳状态最后一次享受‘金钟’。”刘颖属于乐天派,说到那天的情形,享受的感觉多于遗憾。

刘颖还真能扛。“金钟奖”开始的前一天,她还在北京刚参加完“第六届北京国际音乐比赛”,这是中国目前唯一拥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下“国际音乐比赛世界联盟”成员资格的古典音乐系列A级赛事。
“女声组第三名,又是‘3’,不过第一名空缺。”爱笑的刘颖缩了缩鼻子,仿佛还留在北京的寒冷里。
一回到广州,刘颖就跑去参加“金钟奖”抽签。第一轮的比赛,在还没来不及跟伴奏和一遍的情况下就上场了。刘颖选择的是由我国上世纪二十年代大诗人徐志摩翻译作品《歌》谱写的歌曲,非常有意境。唱完之后,大家都有些愕然——在一群高音选手里,冒出这么一个神秘兮兮的女中音。
第二轮,《我住长江头》。这是一首指定曲目,很多人唱,先唱后唱都吃亏。先唱唱好了,高分上去了很难再往上打;后唱,可能评委听得有点腻。刘颖还就在这个“腻”上下足功夫,“腻”到每一个音符。
刘颖自有她的自信和战术。这次参赛,她有意挑选难度大、很少人敢在比赛中演唱的曲目。进入第三轮的决赛,刘颖选的是柏辽兹的印象派作品、法语歌曲《在海边浅水滩》和威尔第《唐•卡门》选段《不幸的恩赐》,前者是一首浪漫无调性作品,难度很大;后一首更是女中音最难唱的曲目之一。刘颖以其圆润醇厚的声音和非常贴合感情的把握,将演唱技术与音乐结合得近乎完美。
演唱完的时候,已是夜里十点多。平时总是爱笑的刘颖回到后台时终于热泪盈眶。十年“金钟”梦,今晚终于划下句号。年龄的限制已使刘颖已不再有机会走上“金钟”舞台。
“这是最后一次。对我来说,这次参赛的纪念和示范意义大过比赛的结果。作为一名歌者,我很享受在这样的高规格比赛中与强手一起挑战极限,很享受这样环境中的音乐与舞台给我带来的丰厚感觉。而作为一名教师,我试图以自己的十年‘金钟’,为我的学生留下一段直观的教案。没能拿金奖,也是给学生留下了一个目标吧。”刘颖终于能轻松说“金钟”了,她的“金钟梦”在《不幸的恩赐》的最后一个音符结束时,干净地收尾。
“不幸的恩赐”,看来真是冥冥之中已经安排好,刘颖选择了这样一首歌曲为自己的十年“金钟”作结。“金钟”让她“不幸”地以0.03分之差与第一名金奖擦肩而过,最终恩赐给她一枚分量很重的银奖。

李颖这次真算是挑战了一会自己的极限。有意以高难度曲目参赛不说,参加完北京的十八天比赛接着又参赛“金钟”,体力上透支的同时,精神上还在为那段时间偏偏生着病的母亲和孩子担忧。
“天天背词,天天练歌,坚持撑着,爱人说我完全傻了。”刘颖又欢快地笑起来,那些过去了的点点滴滴的艰难,都已经变成了一段美好的回忆。

刘颖说“金钟”
“金钟奖是国内的顶级赛事,也是音乐圈中最认可的赛事。感谢‘金钟’给我的收获。”
“这一届赛事的承办交给‘广之旅’不太妥当,那边的经办人员多数并不懂音乐,尤其是比赛方面的一些环节,沟通上很不便利。”
“广州的观众不会留情面,上一届就出现过亮分之后喝倒彩的情况。这一届是在观众离场后才亮分的。这样也好,毕竟‘金钟’的专业性很强,评判上还是从音乐本身考量的,人为因素相对少很多。”
“历届‘金钟’的金奖选手不是北京就是上海,以后广东有没有机会?”
“广东应该给广东的歌唱者更多的机会,比如每年的‘名人名家’音乐会,是否可以多分一点名额给广东自己的歌手。”……

刘颖说“今后”
“之前唱大抒情女中音,后来转向戏剧女中音,后者相对来说音域更宽,更有张力,也更富于表现力。11月份的北京比赛后得到上海歌剧院的邀请,将主演歌剧《卡门》。”
“我们不少的歌唱家歌唱生命太短,尤其是女性。虽然我已做了母亲,但仍然会坚持歌唱事业。”
“女中音在国内的市场仍然比较艰难。美声毕竟是舶来品,今后将多到国外去学习、交流和展示。”
“一路走来,要感谢‘星海’的培养,感谢华南师大的关心和支持,尤其要感谢我的恩师杨岩。我要像他一样坚持在舞台和讲台不懈努力,给学生以精神力量。”


【笔者手记】高音总能给人以亢奋。中国是一个崇尚高音的国度,这是否与“革命年代”留下的烙印有关,从“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”到后来的“奋勇向前”,高音似乎贯穿了我们的主旋律歌曲。中音仍然是小众。

刘颖,女中音,华南师范大学音乐学院副教授。刘颖音色醇厚、圆润、饱满、优美,音域宽广,具备深厚的演唱功底和修养。录制《乘着歌声的翅膀》专辑(太平洋影音公司出版)中数十首歌曲;发行个人通俗专辑《享听-刘颖》;曾获第38届意大利“贝利尼”国际音乐比赛中国赛区二等奖。

分享到:

上一篇: 天堂,有你永不消逝的歌声      下一篇: 自己的,才更有影响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