会员登录 | 入会申请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
音乐专访
自己的,才更有影响力
自己的,才更有影响力


他叫李汉金,一位“不懂音乐”的音乐出品人。

还是从一个小故事说起吧。
几年前,李汉金与一帮音乐发烧友在都峤山(广西容县)做《雨步都峤》的录音。录音进入尾声。正当最后一个音即将结束时,突然“轰隆”一声巨响。大家先是吓了一跳,继而欢呼雀跃。原来,这是一声雷鸣。这一声雷鸣不差分秒地响起,为这首曲子做了一个最恰当、最壮丽的收尾。事后,李汉金心有余悸:都峤山虫鸟天籁,从无乐音,难道惊动了天神?去问研习易经和古诗的二哥。二哥闻后大喜:《雨步都峤》,美妙音乐,此乃感动天地啊。李汉金释然开怀。

在李汉金曾经担任过书记的广西容县松山村,有一种中国最独特的音乐生态:土砖围砌的老旧农舍里,摆放着琳琅满目的录播设备,不同时期、不同款式。农民们回到家里,不是闲聊、打牌,而是捣腾音乐,中国民族的,西方古典的,这个音质不错,那个音响挺棒……黝黑的肤色,憨厚的笑容,朴实的衣着。手里把玩的,嘴里念叨的,大多是音乐。那叫一个奇!
“我不懂音乐,但喜欢音乐,尊重音乐。”李汉金很谦和。
四十年前,李汉金在松山公社做书记。发现当地老百姓喜欢摆弄收音机。就让亲戚从国外带回一个小三洋收录机,大家第一次见到这种可以把声音录下来的机子,啧啧称奇,一个个开始琢磨起录音这玩意儿,乐此不疲。
“我也是那时候喜欢上音乐的。从来没学过音乐,很遗憾。移风易俗,莫大于乐。容县有很多山歌民乐,这里的民风淳朴,与音乐有很大关系。”李汉金介绍说。
1991年,李汉金做了容县的县长,当时的经济还不是很好,但李汉金没有放弃搞音乐文化。他很想为家乡写一首歌,于是请来一帮音乐人采风,创作,但最后出来的作品并不理想。
“那时我耿耿于怀。家乡的音乐有很美的东西,山歌很有味道。应该挖掘我们自己的民族的东西。”2008年,李汉金听到杨四平为巫漪丽录制的第一张专辑《一代大师1》时,还未见过巫老。三年后,听说巫漪丽来到广州,他就随杨四平赶广州,见到了老人家。
“在她身上感觉到的是音乐和音乐铸就的人格魅力。我们应该为她也是为我们的民族音乐做点什么。”李汉金为巫漪丽录音提供了最好的条件,包括提供顶级Blüthner钢琴给她弹奏。
2013年9月,巫漪丽出席广州国际音响展,为她的第二张专辑《一代大师2》做签售。李汉金与姚晓强、钟国伟、王和忠、杨四平等几位音乐文化人一起聊天,聊到国际少儿小提琴冠军、7岁的小李昊。大家忽然冒出火花:何不让巫漪丽、李昊这一老一少合作搞一场音乐会?第一场在容县,第二场回广州,粤桂联手共建岭南音乐。李汉金听罢,当场拍板赞助这场文化惠民活动。
“‘南方黑芝麻’的成长得益于国家的发展和民族文化的情怀,我们希望在文化上有所作为。我不懂音乐,但我可以帮助做音乐的人,可以做音乐出品人。自己的,才更有影响力。这是我的梦想。”
巫漪丽、李昊新春音乐会如期举行。扶着巫漪丽,抱着小李昊,李汉金笑得很舒畅。

佛家语,相由心生。李汉金面容慈祥,待人亲切。“做一件事,完成一次功德修为。只有音乐可以留存下来。”这是李汉金的处事原则,是他对音乐与人生的理解。

分享到:

上一篇: 我的“金钟”十年      下一篇: 7岁小提琴新秀李昊